新疆18选7 200期走势图|新疆18选7走势图连线

通知公告

  • 暫無資料

最新消息

浙江團省委首設掛職兼職副書記 奧運冠軍因何當選

作者: 來源: 發布時間:2016年12月09日
  12月8日,共青團浙江省第十四次代表大會閉幕式上,經選舉產生的新一屆團省委班子集體亮相,在14名常委會委員中有3張“特殊”的面孔:奧運冠軍周蘇紅、浙江大學教授陳積明、金牌“藍領”呂義聰,他們出任團省委班子首度設置的掛兼職副書記職務。
  如此配置,對照黨中央的群團會議精神和《共青團中央改革方案》要求,“去四化”“增三性”的改革意味不言而喻。事實上,此次團代會所傳遞出的改革信號遠不至于此,但最終的落腳點只有一個:聯系青年、服務青年。
  3名掛兼職副書記亮相
  新一屆團省委班子成員中,1.82米個頭的周蘇紅很容易被鏡頭捕捉到。
  對于習慣被排球迷稱呼為“炮炮”的奧運冠軍、前國家女子排球隊副隊長周蘇紅而言,“周副書記”的稱呼似乎還一時難以適應。縱橫賽場23年,退役后一直任職于浙江體育職業技術學院,此次出任團省委掛職副書記,應當是37歲的周蘇紅職業生涯里最大的一次“跨界”。
  “很榮幸,也有壓力,但一定不辜負大家的信任!”短短一番陳詞,依稀透露著“女排”特有的果敢和堅毅。
  各自領域的優秀青年、來自基層一線、非團干部出身,是3位掛兼職副書記共同的特點。
  被稱為金牌“藍領”的呂義聰,現年33歲,吉利集團浙江金剛汽車有限公司總裝分廠技術質量員,憑著“工匠精神”練就一手絕活,收獲過很多榮譽:全國勞動模范、中國青年五四獎章、全國技術能手、全國優秀農民工、浙江省職工技能狀元金錘獎等。
  相比而言,38歲的陳積明在媒體上曝光率并不多,身為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,浙江大學博士生導師,他在意工業控制技術的每一步攻關,是典型的“工科男”。
  和周蘇紅稍有不同,呂義聰、陳積明出任的是團省委兼職副書記。掛職,意味著要暫時脫離原有工作崗位,而兼職則需利用業余時間從事團的工作。值得注意的是,根據規定,無論是掛職還是兼職團省委副書記,都不對應行政級別,也不享受相應的工資待遇。
  3個人,3種職業,3個領域,很多人不禁會問,為什么是他們出任掛兼職副書記?
  去年7月,黨中央首次召開群團工作會議,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切實保持和增強黨的群團工作和群團組織的“三性”(政治性、群眾性、先進性)。為了去除共青團存在“四化”(機關化、行政化、貴族化、娛樂化)的問題,今年8月,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了《共青團中央改革方案》,其中提到要建設專職、掛職、兼職干部相結合,符合群團組織特點、充滿生機活力的干部隊伍。
  不唯年齡、不唯學歷、不唯職級身份,出任浙江團省委的3位掛兼職副書記正是貫徹落實會議精神和改革要求,從全省優秀青年中遴選出來的佼佼者。
  省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楊建華認為,從基層中選拔優秀青年進入團省委領導班子,不僅可以凝聚起基層的智慧,改進機關作風,對掛兼職的青年來說,同樣是歷練的機會和平臺。
  80%以上團代表來自基層一線
  除了團省委班子結構調整,記者注意到,本次團代會上,團省委常委會委員、全委會委員和團代表的人員配比也發生了相當大的變化,來自基層一線占比分別占57.14%、53.75%和81.92%,均創下新高。
  而這同樣是《共青團中央改革方案》的題中之意:要在團中央領導機構中明顯提高基層和一線團干部、團員的比例。
  緣何重視基層的力量,首次參加團代會的團代表楊金龍說,“我們來自一線,更懂基層,來自青年,更懂青年。”本次團代會中,他還當選了團省委候補委員。
  去年第43屆世界技能大賽中,“90后”楊金龍在噴漆項目上為中國首奪金牌,如今他是杭州技師學院的一名教師。無論在企業還是在學校,他都身處一線,青年技工群體在想什么,需要什么?是他一直關注的問題。高級“藍領”稀缺、職業的社會認同感不高、應屆畢業生高就業率低簽約率的存在矛盾……這些都是楊金龍今后工作中努力的目標。
  團代表胡亞琳是杭州千島湖鎮茂畈村大學生村官,任職兩年,她發現農村留不住年輕人,才是真正的“鄉愁”。開會期間,只要一有空,胡亞琳就忙著找各個代表團中的創業青年、電商“達人”討教學習。去年淳安團縣委在當地開展了電商換市青春助農等活動,讓她看到了小小一根網線的力量。她希望今后通過電商,凝聚青年力量,幫助農民增收創收,帶動更多青年人返鄉創業。
  供電企業職工、銀行柜員、創業青年、社工……636名團代表,來自基層一線的521名,占比達81.92%,不僅涵蓋領域廣泛,更為重要的是,他們和廣大普通青年保持“零距離”,為各行各業青年“發聲”。
  大腳掌走“青”,只為團青更“親”
  中國共青團已經走過90余年歷史,作為黨聯系青年群眾的橋梁和紐帶,團的干部必須心系廣大青年,堅持以青年為本,做青年友,而非青年“官”。
  朋友圈如何建?橋梁如何搭?站在新的改革起點,這個問題叩動浙江團組織的心扉。
  在競技賽場上,周蘇紅主打“接應二傳”的位置,如何串聯起隊伍,她有著相當豐富的經驗。
  盡管尚未接到具體的分工安排,但周蘇紅心里早有自己的“小目標”。“體育圈”中,青年人是最大的群體,上任后她打算借助“先天”優勢,深入基層,和青年人建立起緊密的聯系。
  一直身處生產一線的呂義聰,看到了非公企業內團組織聯系青年的短板,“聯系就像面對面聊天互動,唱‘獨角戲’可不行,我們的目標是變‘團找青年’為‘青年找團’,讓青年在遇到困惑難處的時候,首先想到團組織。”團代會結束后,他準備回到企業,再找工友聊一聊,聽聽他們的訴求和愿望。
  出任兼職副書記前,“理工男”陳積明沒有從事過團方面的工作,但時刻與青年人為伴,共青團對他而言并不陌生。擔任新的職務,意味著在科研任務之余,他要投入更多的精力聯系青年,“青年學生思想活躍,只有經常走近他們,才能了解他們的所思所想,為青年服務。”
  聯系青年、服務青年,不是一句簡單的口號,而是此番浙江共青團改革的最終注腳。
  改革中的人事變化,往往備受關注,在楊建華看來,此次團代會邁出了改革的關鍵一步,只有挑選出一批來自群眾、受到群眾認可的人來做團的工作,聯系才會緊密,團組織自然能在青年中實現全覆蓋,這不僅是黨的優良傳統和政治優勢在群團工作中的體現,更與社會精細化管理的科學規律高度吻合。群團,群團,這個“群”字永遠不能丟。

 

責任編輯: 點擊數: 【字體: 收藏 打印文章
新疆18选7 200期走势图 赌城夜蒲城 云海游戏中心千炮捕鱼 云智信cic可以赚钱吗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结果 久盛国际登录 真人捕鱼游戏大厅 重庆时时彩2.3.0安卓 宝盈bbin娱乐公司 捕鱼达人旧版本 体彩快三玩法中奖规则